- 在哪里寻找不累的生活 -

日期:2009-7-31       

    继“郁闷”流行后,时下“疲惫”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。邮件里,电话中,QQ上,和同学或朋友交流,常会有人不自觉地流露出对工作的不满,对生活的抱怨,对人情世故的愤激,所有这后面都跟着一个字——“累”!即便换了新单位,有了新生活,这种情绪依然如影随形,像甩不掉的尾巴,稳居身后。
    我们怎么啦?物质在丰富,交通在迅达,劳动更便利,但我们却更加地疲惫?疲惫,是缘于内在精神,还是缘于外部物质利益链条的侵扰?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疲惫?
    有了主见和独立人格,就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,面对外界的诱惑才能坐怀不乱,才能明白很多诱惑,并不是我们内心真正所需要的。
 
活出自我真风采
    “你累不累啊?”这句时下较流行的话,可不是关心你的问候语,更多的是反问和讽刺。这句话的流行,表明疲惫已成为带有普遍性的社会通病,也就是说,成了“时尚”。
    时尚的东西太多,变化又太快。时尚是一种诱惑,既满足好奇心,又满足虚荣心。
    诱惑在一定程度上是促使人进步的动力。所谓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有了美的诱惑,我们才去追求,甚至去献身。但诱惑人的东西不全是美的,书香气是诱惑,珠宝气是诱惑,淫秽气也是诱惑。在追求诱惑的过程中,有人以道德、法律为准绳,也有人不择手段,甚至不顾廉耻、不顾后果。因此,诱惑也不全使人进步,也使人堕落。
    无可置疑的是,从出生到老死,几乎每个人每天都要面对诱惑,或大或小、或多或少,或善或恶。诱惑太多,就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捕捉。忙得顾不了吃饭、顾不了睡觉,甚至顾不了谈恋爱,顾不了工作。忙得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心情停下脚步、静下心去思考。忙得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,在做什么,想做什么。我们总是感觉睡眠不足,睡眠质量不好,从疲惫中醒来,匆匆开始新的一天;晚上更加繁忙,要加班、要应酬、要放松,直到拖着比早晨更加疲惫的身体,回到家倒头就睡。只有在某个周末赖在床上,彻底放松自己时,或者某个夜半醒来,彻底失眠时,又或者因身体不适躺在医院时,才发现,活得真累,做人真疲惫。在近乎亢奋的忙碌下,是一颗疲惫得近乎崩溃的心,和一副脆弱的躯体。
 
但诱惑毕竟是身外之物,起关键作用的,还是内心不断膨胀的欲望。欲望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之一,原始人有了定居的欲望,就产生了房屋;现代人有了探索宇宙奥秘的欲望,就产生了飞船。而欲望也是双刃剑,战争、环境污染,无不都是为了满足欲望而导致的恶果。对于个人来说也一样,适可的欲望促使人进步,当欲望无法克制时,就会将自己烧成灰烬。
    诱惑的炫耀和欲望的膨胀在这个时代不断攀升。太多的暴发,太多的一夜成名,诱发了群体性的骚动和不安。而对物质的占有几乎成为人生成败的砝码,决定了其他一切事物,包括爱情的成败和家庭的悲喜。而诱惑不间断、欲望无极限,当一个目标实现时,目标就变得毫无意义。于是,新的目标又树了起来,新的诱惑开始炫目,新的欲望开始膨胀。
    为什么诱惑有机可乘?为什么欲望无法克制?当炫目的诱惑从四面八方逼近,我们心动了,行动了,我们也从四面八方出击,去捕捉诱惑。最终,不是一无所得,就是迷失自己,最起码,要以身心疲惫为代价。当欲望从心底开始燃烧,我们就会头脑发热,丧失理性思考的能力,甚至为了满足欲望而冲动到不顾后果。
   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我们没有主见,没有独立自主的人格。有了主见,有了独立人格,就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,面对外界的诱惑才能坐怀不乱,才能明白很多诱惑,并不是我们内心真正所需要的。人的需要有时候很简单,当亚历山大大帝问乞丐第欧根尼,我有什么能为您效劳时,第欧根尼瞥了大帝一眼说,有的,就是请你不要挡住我的阳光。两位伟人在同一年去世。不同的是,亚历山大大帝终生征战疆场,征服了世界,却在33岁英年早逝。而第欧根尼寄身在一只木桶里,开开心心活到了90多岁。特行独立的第欧根尼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因此摆脱了为诱惑和欲望而身心疲惫、终生劳累。物质上的贫乏并没有影响他成为伟大的哲学家,并且活得潇洒而自得,成为千古美谈。
    当然,主见和独立人格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但是,首先需要我们用心思考,用心生活,而不是随波逐流,被眼花缭乱的诱惑蒙蔽了双眼,在欲望的膨胀中迷失了自己。其次应该有一种追求独立人格的姿态,面对诱惑,能够不为所动,面对欲望,能够自我克制。这样才能在不断的成长中,轻装上阵,去追求自己真正的理想,实现最终的人生价值,活出自我真风采。
    请试着将奔跑的脚步、无止境的追求收回,向内窥视自己的心灵秘密,听花开的声音、看云浮的行程,整个世界将会因此变得安静、平和……
 

(转载自网络)